斗鱼上市之路虽已敲定,但并不能掩饰它的“穷途末路”

作者: 于斌   

douyu.jpg

   作者 | 于斌

  来源 | 于见(ID:mpyujian)

  2019年4月23日,连续亏损了很多年的斗鱼终于坐实了流传许久的上市传闻,斗鱼直播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书,纽交所上市之路只有一步之遥。据悉,斗鱼这次上市计划融资规模在五亿元左右,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和美银美林担任了这次斗鱼IPO的联席承销商,斗鱼方面没有在招股书中透露其发行价格区间、发行量等具体信息。

  正式迈入资本市场之前,创立五年的斗鱼已经完成了总计六轮、总金额高达73亿元人民币的融资,整体估值一度“超200亿”, 这些年里,斗鱼以PDD、大司马、旭旭宝宝、冯提莫等知名签约主播而为人所熟知,在游戏直播行业长期占据前两把交椅。需要说明的是,国内两大游戏直播平台斗鱼和虎牙都是腾讯参与战略投资的项目,斗鱼本身也拥有很深的腾讯“印记”,其六轮融资腾讯就参与了4轮,B轮和C轮均为腾讯领头,且腾讯是占股超40%的最大股东。

  在去年“游戏直播第一股”的风头被虎牙抢占之后,斗鱼在终于在一年之后走上了上市之路。对比虎牙直播上市一年就实现了直播行业“难得”的扭亏为盈,斗鱼未来前景会如何?它能否在上市之后走出连年巨额亏损的泥沼?与虎牙的“鱼虎相争”又会走向何处?这些都是业内特别关注的问题。

  曲折的上市之路

  从去年年初到近日,斗鱼“上市”已经风传了一年有余。相比于老对手虎牙的顺利“上车”,斗鱼的上市之路显得颇为曲折。

  对于已经跳出风口、却仍然还在收割期的直播行业来说,烧钱能力决定了一个平台能走多远,这就让融资能力成为决定直播平台未来发展的首要因素。但数据上“更好看”的斗鱼直播,却被虎牙在融资渠道上甩开了一个身位。

  2019年3月,斗鱼和虎牙在同一天分别拿到了腾讯6.3亿美元、4.6亿美元战略投资,此时虎牙的估值只有斗鱼一半,业内普遍看好斗鱼能够率先上市。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是领先了许久的斗鱼“风水岭”,此后不管是上市步伐、增长势头还是平台运营,虎牙都走在了斗鱼前面。

  2019年5月,虎牙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成为国内第一家赴美上市的游戏直播平台,竞争对手的抢先登陆让斗鱼压力山大,斗鱼方面当然不甘落于人后。于是在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斗鱼频繁传出上市消息,先是被传“将要登陆港股”,随后被内部人士辟谣说“斗鱼从未在香港提交招股说明书,国内直播行业另一家巨头映客在港股上市破发、港股本身的特点不符合斗鱼需要等原因让斗鱼放弃在香港上市”,之后就是不时传出的斗鱼将赴美上市的消息了。

  这一消息终于从今年2月份开始被坐实,“斗鱼正在秘密申请在美国IPO”的传言落地。3月,斗鱼直播“一哥”旭旭宝宝在自己的直播间向粉丝透露,“斗鱼高层已经打过招呼让我提前把赴美签证办好,敲钟时带上我一起”。一直到4月23日,斗鱼官方正式宣布赴美IPO。

  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老对手虎牙的迅猛发展和斗鱼的经营困境形成鲜明对比。2018年5月虎牙上市后第一天股价就大涨超过三成,一个月后上涨两倍,两个月市值就已经超过斗鱼此前的最高估值400亿人民币。2019年3月,上市之后虎牙公布的首份财报显示它已经成功扭亏为盈,全年营收入达到46.6亿元,净利润4.6亿元。这个超乎预期的成绩让虎牙直播的股市行情一路上涨,3月5日财报发布当日,虎牙股价暴涨20%,市值达到61亿美元的规模。

  虎牙在付费用户和海外市场的成功是它扭亏为盈的关键,更是让后上市的斗鱼承担了巨大的压力。根据虎牙公开数据显示,以东南亚和拉丁美洲市场为代表的海外观众在虎牙用户里的规模已经达到一千万;付费用户的规模上涨至480万。

  竞争对手的一片看好之下,斗鱼自身却在这一年里深陷各种经营问题之中。

  去年一整年,斗鱼平台遇到的大大小小问题不计其数。首当其中的就是直播平台的核心流量来源“主播”问题,因为斗鱼方面内部运营能力的缺失,持续一年的斗鱼主播动荡给它带来了极为负面的影响:头部主播跳槽、主播起诉斗鱼拖欠工资、斗鱼控告主播违约、小主播哭诉平台种种问题......斗鱼主播们的舆论大戏不止于此,多位斗鱼头部主播涉及敏感、低俗或不雅直播的几次事件也给斗鱼带来很大的麻烦:“卢本伟事件”、“陈一发儿事件”等负面新闻满天飞,一度还引起了大量官媒的点名批评。

  在直播行业的激烈竞争以及直播平台对头部主播的依赖越来越强的背景下,除了主播跳槽,虎牙和斗鱼还在去年发生了轰动一时的“黑公关事件”,双方在各大社交媒体互相攻讦,纷纷指责对方不当竞争、行为不轨。成功上市的虎牙在强大的资本加持下,在这场主播跳槽事件中逐渐处于上风,而斗鱼憋着一口气的上市之路或多或少地受到这些负面舆论的影响而推进不畅,持续不断陷入网络纠纷让斗鱼的路人缘越来越差。

  主播之外,对标虎牙亮眼的海外成绩,斗鱼也在不断尝试推进海外市场的发展,以解决常年亏损困境,丰富自己的盈利模式,不过斗鱼的出海之旅推进的并不顺利。2017年斗鱼就布局投资了海外移动视频直播平台“Nonolive”,但后续发展基本没有声音,随后在2018年,斗鱼上线了主打东南亚市场的直播平台Doyo,但Doyo同样是发展不顺,上线不久该项目就频频传出裁员消息;斗鱼海外版还被媒体曝出陷入欠薪风波,据媒体报道,斗鱼海外版对越南、印尼、泰国等地的斗鱼签约主播薪水存在不同程度的拖欠问题,这又让斗鱼陷入各种各样的口诛笔伐中。

  未上市、烧钱快的斗鱼直播传出裁员、欠薪消息无外乎是因为资金链发生了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上市成了斗鱼不得不去尽快推进的工作。另外,斗鱼去年还经历了触及广告监管底线而导致的“APP下架事件”等,这些连绵不断的负面新闻给斗鱼的上市之路蒙上了很大的一层阴影。

  内忧外患之下,斗鱼的上市之路注定不会像虎牙一般“顺利”。对于斗鱼来说,上市更像是不得不做出的选择,斗鱼急需上市之后的现金流来帮助自己解决目前所遇到的各种问题。再不上市,斗鱼的风评和舆论将会继续恶化,到时资本市场对它的信心可能就很难挽回了。

  斗鱼曲折的上市之路暴露出直播平台对良好现金流的强需求,更暴露出斗鱼平台自身运营管理能力的缺失,而这些问题并不是通过上市就能完全解决的。在斗鱼上市之后,它仍然要直面这些问题的挑战,加上虎牙“珠玉在前”,斗鱼所面临的压力注定很大。

  行业蓝海不再,盈利是最大考验

  除了内外部环境的影响,整个直播行业、游戏直播行业的大背景也给斗鱼的未来增加了更多的不确定性。不知不觉之间,2016年上百家直播平台共同追逐“直播”风口的盛况已经过去三年了,在这三年里,资本热度不再,全民直播、网易薄荷直播黯然倒闭,熊猫TV破产,战旗、龙珠等二线平台虎视眈眈,两强之一的虎牙抢先上市并超预期发展。这种情况下,只有尽快实现盈利、抢先“上岸”才是直播平台良好生存的基础。

  游戏直播行业蓝海时代一去不复返的背景下,可以说,盈利才是斗鱼未来的最大考验。

  但斗鱼这些年一直深陷巨额亏损无法自拔。斗鱼招股书上显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斗鱼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87亿、18.86亿和36.54亿元,呈现快速增长趋势。但这三年斗鱼净亏损分别为7.56亿元、5.94亿元和8.19亿元,虽然营收不断上涨,但连续三年处于巨额亏损状态,亏损数目居高不下。

  这么高的亏损,一方面源于斗鱼方面成本的居高不下,占比超过一半的销售和市场费用是大头,其次是研发支出、行政费用等。另一方面,斗鱼盈利渠道单一,多元化发展受阻的问题

  也是导致它的盈利状况始终无法改善的重要原因。

  斗鱼目前营收的大头仍然在“直播业务”上。在2018年36.54亿元营收中,直播业务收入达31.472亿元,占据了绝大部分份额。2016年到2018年这三年,斗鱼直播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77.7%、80.7%和86.1%,不降反增,更是成衬托了斗鱼在平台多元化运作下的失利。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斗鱼平台除了在自己主营的游戏直播之外,这些年不断布局了了科技、户外、美食、综艺、语音、公益、电商等等多个领域,但截至目前为止收效甚微,不仅无法给其核心盈利带来足够的改善,还面临了更多的泛娱乐类直播平台的激烈竞争。另外斗鱼也在付费会员上发力以谋求利润的增长。根据斗鱼招股书显示,2016到2018年,斗鱼季度平均付费用户从90万上涨到了380万,2019年第一季度继续上涨到了600万的规模。

  不过斗鱼对付费会员的推广一直饱受用户质疑。比如今年3月份斗鱼作为官方赛事直播平台参与的Dota2联赛S11比赛期间,斗鱼在Dota2发行商V社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强制要求用户必须付费才能观看比赛直播,此举引发大量Dota2爱好者吐槽“吃相难看”。

  这场由Dota2直播引起的舆论轩然大波逼的斗鱼官方出面解释,但众怒并未被平息,在用户的不满下斗鱼最终取消“付费才能观看”的规则,“赔了夫人又折兵”。斗鱼官方对强制付费的解释是“我们付出了远超于价值成本的内容来进行支撑”,这看似合理,但过于着急收割的操作一方面伤了大量普通用户的心,另一方面暴露出斗鱼方面急于变现却盈利渠道单一的窘境,最终导致斗鱼“名利双失”。

  斗鱼像这种急于“收割”的操作还有很多,无不例外都因为核心运营能力的缺失、操之过急、忽略用户观感等原因受到用户一致的“讨伐”。就在最近,斗鱼还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斗鱼粉丝节”,名为粉丝节,却以“吸金”为唯一的目的。在这场活动里,斗鱼号召旗下平台主播通过礼物、人气来争夺排行榜靠前位置,要求主播引导粉丝掏腰包为主播们提升排名,好好的粉丝节成为了一场所谓的“粉丝刷钱节”。据悉,在这场活动里有部分知名主播不愿意参与打榜,也不愿意引导粉丝刷钱来给自己提升这“虚无缥缈”的排名,于是这些主播便被“斗鱼官方锁了人气”,引起极大的舆论声讨。

  在现有盈利模式和盈利手段争议不断、新的多远化盈利途径又迟迟未见成果的情况下,斗鱼的“盈利”大考注定会很艰难。斗鱼如不想方设法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它目前所面临的经营困境将更加恶化,更何况老对手虎牙也在紧步相逼,斗鱼面临的局面可谓焦灼。

  既“穷途”也“末路”,斗鱼的未来迷雾重重

  缺钱的斗鱼面临的是一场“穷途”,虽然走上了上市之路,但有虎牙的顺风顺水在前,斗鱼上市能否快速解决它所面临的现金流、资本看衰、用户不满等问题还尤未可知,斗鱼注定要花更多的时间来解决这些问题

  斗鱼面对的也是一场直播行业的“末路”,时间来到2019年,直播市场已经日渐饱和,以抖音、快手等为代表的新一代社交短视频平台高速崛起,直播行业的远景需要面对极大的挑战,其核心用户群也势必会面临不断的分流。直播迈入行业竞争的“下半场”甚至是“末路”,这会给刚准备要上市的斗鱼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

  斗鱼还要面对的是行业商业模式的挑战。去掉层层包装,直播行业说到底是内容产业的一环,在没有找到新的增长途径和变现渠道之前,它赖以生存的壁垒永远是核心主播资源。在这个谁给主播钱多主播就去哪里、主播去哪里用户们就去哪里的时代,斗鱼想要构建起自己的平台壁垒显得难上加难。

  所以斗鱼直播的未来注定迷雾重重,我们无法确定它上市之后会变得更好还是更坏。也许透过迷雾我们最终会发现,这场直播硝烟的参与方都不会是赢家,唯一的赢家可能就只有两边押宝的腾讯了吧。


于斌
中央国际广播电台《新财富时间》连线嘉宾,江苏电视台财经评论嘉宾,国家域名注册服务监督员,美国格理集团专家,美国格尔曼集团专家。
推荐文章
上一篇:银保监会祝树民:将推动放贷机构对小微企业定价进一步降低 下一篇:证监会回应市场传言:新股审核政策没有新的调整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
    BB电子酒店_BB电子娱乐平台_BB电子平台 孙杨听证会开庭| 做开运眉后出车祸| 男童掉进井坑死亡| 中国转战泰国买房| 做开运眉后出车祸| 斗鱼| 獐子岛扇贝又死了| 今日头条被约谈| 男孩跳绳1秒超7次| 江姐托孤信曝光|